高校人才網—國內訪問量、信息量領先的高層次人才需求信息平臺。
當前位置:高校人才網>求職資訊>就業形勢>

“90后”嘗試“慢就業”,更多家長選擇理性對待

時間:2019年08月13日 作者:陳若葵 來源: 中國婦女報

面對子女慢就業,更多家長理性對待

編者按

教育部相關負責人前不久在2019屆全國普通高校畢業生就業創業工作網絡視頻會議上透露,2019屆全國普通高校畢業生834萬人,比2018年增加14萬人,再創新高。可喜的是,在各方面的共同努力下,目前就業進展總體平穩,就業水平與往年基本持平。

同時,在大學生就業方面,近年來也出現了一些新的趨勢,據智聯招聘發布的《2018年大學生就業力報告》顯示,慢就業現象初見端倪。報告顯示,在2018年應屆畢業生中,選擇慢就業的比例為6.99%

大學生慢就業有多種因素,如市場需求不足、其所學專業和技能與市場需求不匹配;年輕人更多考慮自身的未來規劃和就業質量,希望一步到位找到理想工作而不愿將就;渴望自主創業實現個人價值等等,既有環境因素,也有主觀因素。而慢就業能為他們提供緩沖期,使之有時間充分預估自己的工作狀態和生活軌跡。

但是,慢就業需要高昂的經濟和時間成本,需要家庭具有相應的實力。對此,家長們的接受程度亦有明顯的差異,甚至有人擔憂,慢就業有可能成為啃老遮羞布

慢就業,是耶?非耶?

中國婦女報·中國女網記者 陳若葵

如今,大部分高校應屆畢業生已經步入職場,一些還沒敲定工作崗位的畢業生也在積極行動,但仍有少數畢業生對于找工作這件事并沒有緊迫感。

近年來,慢就業的說法在社會上流傳。所謂慢就業,是指一些大學生畢業后既不就業也不立即繼續深造,而是暫時選擇游學、旅游、支教,開闊視野,重新審視自我;或在畢業后專心復習考研;或尋找適合自己的求職方向、創業考察,慢慢考慮人生道路的現象。慢就業現象有別于傳統的畢業即就業、升學模式。

大學生慢就業,是因為就業壓力大、理想的工作難覓,還是不愿意走入社會、自食其力?其慢就業是源于主動還是被動?如果家有慢就業的子女,父母是支持、接受,還是反對?

“90嘗試慢就業

北京女生林涵(化名)去年畢業后在家復習考研,結果并不理想,她準備今年底再考一次。林涵告訴中國婦女報·中國女網記者,她曾就讀于一所普通大學的歷史專業,我的學校名氣和所學專業,在求職競爭中都不具有優勢。考慮再三,林涵決定跨專業考研,期望能夠給自己的未來帶來轉機。學會計,對我來說,很多內容需要從頭學起,難度較大,所以需潛心學習。

與林涵的被動慢就業相比,2018屆畢業生宋潤嘉(化名)則選擇主動慢就業。他告訴記者:去年畢業后在一家國企工作了3個月,發現自己并不適合這份工作,辭職了。我相信找到一份合適且喜歡的工作只是時間問題。目前,他正在尋找機會。

北京某985高校女生蘇燁(化名)也表示,找一份工作并不難,難的是找到理想的工作。蘇燁說:求職黃金季競爭很激烈,而北京戶口也是一道難以跨越的門檻,我是湖北人,曾想過回武漢發展,但也有難度。我6月份畢業后就著手準備留學申請,明年去英國讀研。

據了解,也有一些大學畢業生覺得,畢業了,四處走走看看,隨心所欲地生活一段時間。其中多數人希望一邊打零工一邊窮游,等自己覺得準備好了,再開始工作。

記者在采訪中發現,當“90甚至是“95高校畢業生成為求職的主力軍時,這樣的慢就業概念正在逐漸被接受和實踐。

格力電器有限公司招聘負責人在接受媒體采訪時表示:現在大學生找工作慢就業心態凸顯,一部分畢業生比較迷茫,導致不知如何選擇;更多的是衣食無憂的大學生,他們關注工作環境、工作強度等,寧愿不工作,也不要一份讓自己覺得壓力大的工作。

據一項調查顯示,72.9%的受訪者表示,周圍有慢就業的大學生;62.4%的受訪者認為,大學生選擇慢就業是因為對未來沒規劃好;42.7%的受訪者認為,他們不知道什么工作適合自己。

據麥可思研究院調查發現:最近5年,畢業半年后仍未就業的大學生比例逐漸增長。騰訊QQ瀏覽器最新發布一份畢業季大數據報告顯示,52%“95選擇找一份穩定工作,選擇不就業“95大多集中在一線城市,其中北京比例最高,其次是上海,杭州、廣州和重慶位居第三、四、五。

家長的容忍度有多大

郝韻(化名)2016年畢業后順利被一家國有銀行錄取。入職后,郝韻發現自己并不喜歡柜員和大堂經理的職位,一年后辭職,2018年去美國攻讀精算師專業。

郝韻的母親張女士認為,女兒有主見、有能力,家里也有條件供孩子選擇更適合自己的發展方向。因此,支持孩子拿出一段時間自我調整,弄明白自己的真正興趣,以退為進。我覺得慢就業是一個試錯的過程,人需要在試錯中找到方向。

張女士的想法,得到了一些家長的認可。根據國家統計局在上海的一項調查顯示,部分應屆畢業生畢業后打算在家休息或者外出游學一段時間。對于這種想法,有55.6%的受訪家長表示若理由充分會支持。

不過,家長翁先生表示,真正能將慢就業付諸行動又能被家庭接受的,其實是為數不多的實力派,慢就業需要家庭支撐。經濟條件優越的家庭可以由著孩子任性,但應給孩子設定時間段,超越這個期限,就必須去工作或深造。否則,慢就業有可能把他們寵成啃老族,實際上是毀了孩子。

翁先生的觀點與國家統計局的調查不謀而合。調查顯示:有60.7%的受訪者表示,實現慢就業必須要有良好的家庭經濟基礎。其次,要有理解支持孩子慢就業的家長或家庭環境;有44.9%的受訪者表示,還需要有能力承受導致懶就業”“怕就業后果的壓力。

女兒正在北京協和醫科大學攻讀碩士研究生的馮女士告訴記者:女兒是從本科直接保研的,如果她沒機會深造,我是一定要求她工作的。我們家是工薪族,不起。據我所知,用人單位在招聘員工時,首選應屆生,往屆生求職相對困難。我覺得,孩子該獨立就必須獨立。

馮女士認為,如果現在無法適應激烈的競爭,憑什么在家里宅一兩年或游山玩水后,依然毫無工作經驗的你,突然就能適應競爭了?的底氣從何而來?采訪中,有幾位家長為馮女士的觀點點贊,認為這些孩子理想很豐滿,現實很骨感。

多重因素使然,需加強職業生涯教育

據教育部數據,2017屆全國普通高校畢業生795萬,2018820萬,2019834萬,加上留學歸國人員和往屆畢業生,求職人數非常龐大。有學者認為,與其說慢就業是一種主動選擇,不如說是當前形勢驅使畢業生做出的被動選擇。他們通過慢慢與社會磨合、尋找合適就業機會的方式來逐漸解決就業問題。

關于高質量就業,學術界給出的定義主要包含幾個方面:工作的穩定性、工作待遇和工作環境、提升和發展機會、工作和生活的平衡度、意見表達和對話機制等。這些因素恰恰是畢業生們所注重的,也是家長們比較在乎的。慢就業與畢業生本人和家長對工作的期望值有一定的關系,尤其是生活條件較優越的家庭,畢業生沒有生活壓力,家長不希望孩子選擇條件較為艱苦的崗位,也不逼迫孩子找工作,這給慢就業提供了土壤。

中國社會科學院人口與勞動經濟研究所研究員王智勇認為,慢就業主體為“90,其中多數人的父母有實力也有意愿讓子女慢慢尋找合適的就業機會、思考人生大事。因此,畢業生剛開始找工作時可能會摻雜過多的家長意愿,對工作比較挑剔。時代在發展,人們對于大學生慢就業模式也日益理解和接受,這使得大學生慢就業模式的流行有了一定的社會基礎。

“‘慢就業期間,大學畢業生有足夠的時間放松、調整心態,但務必跟上社會發展節奏。中國人民大學國學院輔導員王嘉認為,慢就業的時間應以一年為佳,否則,他們會習慣不就業,與慢就業的初衷相悖。

中國就業研究所副研究員夏青云也認為,大學畢業生求職耽誤一兩年,將使他們在職場上的競爭力降低。特別是對于那些家庭沒有負擔的人來說,慢就業可能導致他們寧愿啃老,也不愿降格以求進入職場

夏青云同時表示,慢就業表面上看起來與家庭經濟好轉和社會環境變化有關,但也反映出如今職業生涯教育的缺失。他建議,從初高中階段起,學校就應強化學生對職業生涯的了解,避免出現就業選擇時的迷茫。

 

來源:

http://paper.cnwomen.com.cn/content/2019-08/10/062390.html

 

更多資訊!歡迎掃描下方二維碼關注高校人才網官方微信(微信號:Gaoxiaojob)。

推薦信息
熱點信息
同乐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