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校人才網—國內訪問量、信息量領先的高層次人才需求信息平臺。
當前位置:高校人才網>求職資訊>就業形勢>

博士求職:從“象牙塔”流向高科技公司漸成趨勢

時間:2019年08月12日 作者:王帆 來源: 21世紀經濟報道

哪些博士在企業就業?博士求職從“象牙塔”流向高科技公司漸成趨勢

導讀:2014年,清華博士畢業生去向為高等院校及科研單位的比重為56.1%,進入企業的占29.2%2018年,前者比例降至36.7%,進入企業的比例高達48.4%,反超前者。

不久前,華為宣布對八位2019屆博士實行年薪制管理,最高年薪達200萬元。

輿論廣泛關注的同時,一個現象也浮出水面:除了去高校或科研院所謀職,越來越多的博士正在投身產業界。

華為尤其是收割博士的大戶。根據高校披露的畢業生就業情況,2018年,清華大學有31位博士畢業生進入了華為,浙大有55位,中國科學技術大學有43位。

博士投身產業界的背后,一方面,隨著博士培養規模的擴大,高校等傳統學術部門已經難以提供充足的學術崗位,另一方面,創新型企業對博士人才的需求也在急速增長。

總體來看,與國際相比較,中國企業研發人員中擁有博士學位的數量仍然偏低。美國國家科學基金會的一項數據顯示,2015年,美國勞動力市場中有78.7萬本國所培養的博士,其中在企業部門就業者最多,達到36.6萬人,占47%

而根據中國科技統計年鑒的數據,到2014年,中國研發人員中有博士學位獲得者31.7萬人,其中在企業從事研發工作的博士學位獲得者37813人,占比僅11.9%

有受訪人士表示,博士進入產業界,在中國更應該成為一種常態。

日益流行的選擇

2018年,鐘巖(化名)從新加坡一所著名大學博士畢業,回了國。

集合了名校、博士、海歸的光環,在周圍很多人的期待里,鐘巖可以在高校順利謀得一份教職,但他直接選擇了深圳一家大型科技公司從事研發工作。

一項對201613所高校博士畢業生的問卷調查指出,根據調查,78%的博士生希望從事教學科研工作,到企業就業的意愿仍然相對較低。

這與鐘巖的印象大體一致,他告訴記者,基本身邊的人首選還是希望去高校,其次是政府機關及自主創業,去企業反倒是最末的選擇。

哈工大(深圳)經管學院執行院長黃成向記者介紹,他們學院的情況,博士生大約四成去了高校,四成去了政府機關,剩下的則是去企業及其他去向。

但像鐘巖一樣,畢業后去企業工作,正在成為越來越多博士們的選擇。

根據北京大學就業質量報告披露的數據,2013年,北大博士畢業生去高等教育單位、科研單位以及其他事業單位的占比高達79.92%,去企業的僅占10.94%2018年,前者占比降至49.5%,去企業的則升至31.04%

清華大學的變化也類似。2014年,清華博士畢業生去向為高等院校及科研單位的比重為56.1%,進入企業的占29.2%2018年,前者比例降至36.7%,進入企業的比例高達48.4%,反超前者。

進高校或科研單位的比例下降,一個很大的原因在于,博士生的培養規模在擴大,但畢業后想要進入高校工作卻越來越難了。

張浩博(化名)今年從上海交通大學博士畢業,進入了西部一所211高校做講師,他告訴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去年10月就定下了工作,今年入職,我算是踩在了尾巴上。

張浩博說,博士畢業人數在逐年增多,尤其是海歸博士回國的越來越多,擠壓了本土博士的生存空間。而且,現在高校改革,985211大學的師資已經基本飽和,很多不再引進國內高校培養的博士,競爭非常激烈。

今后進人更難,即使進了也可能沒有編制,淘汰比例高。地方院校的情況會好一些,但很多名校博士不愿意去非一線城市的不知名高校工作。張浩博表示。

另一方面,創新型企業對博士人才的需求在增加。今年5月,華為海思發布2020屆全球博士招聘計劃,提供了包括AI算法工程師、架構設計工程師等在內的多個崗位。

記者梳理公開招聘網站的信息,類似于人工智能研究員、材料工程師等職位,很多公司對候選人的要求也是博士學歷。

哪些博士適合投身產業界?

博士的就業去向很大程度受到專業的影響,那么,究竟哪些專業的博士更愿意投身產業界?

鐘巖說,就理工科的情況來看,如果是偏應用的學科,公司確實是更吸引人的地方,反而大學或研究機構能夠提供的機會不多。但如果是偏基礎研究或過于尖端的研究方向,比如太赫茲通信、單光子通信這類,商業上還不夠成熟,去大學或研究機構的就更多。

鐘巖博士期間的方向是芯片開發,在學校他發文章的數量不算多,權衡了一下,如果去大學的話,起步會比較低。

此外,讀書的時候,鐘巖就熱衷于做一些小工具、小軟件,能夠立馬提升效率,成就感來得很快,但這些東西很難寫成文章發表,這也堅定了他進企業做項目的決心。

偏應用型的博士,進入企業后做研究往往能有更高的匹配度。在今年的一個應屆生招聘會上,比亞迪的展臺前來了一位電芯開發方向的博士生,招聘人員告訴記者,這算得上專業非常對口

鐘巖說,大體上博士更偏重于理論研究,能提出一些數學模型,碩士的動手能力很強,在一個團隊里大家形成互補。

確實感覺公司可能對博士畢業的員工會有更高的期待,一些更難的任務,哪怕你是新員工也會直接讓你上。鐘巖說。

他繼而表示,從學術能力到研發突破,并不是立竿見影的。博士最大的特點就是曾經有過很長一段時間在某一領域里去鉆研,能力上即使并無過人之處,但一般能夠沉得下心來做點事情。

決定一群博士能做些什么的,不只是他們自己的能力,其實還取決于公司的環境。鐘巖說。

一些進入公司的博士就遭遇了尷尬。深圳一家高新制造企業的研發主管周磊(化名)告訴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公司領導很愿意招名校博士,給他們的待遇也比較高,但很多人因為做的事情比較小兒科,待的時間并不長。

像華為這樣的公司可能更適合他們,進去后能從事一些真正高精尖的研究。周磊表示。

但為何公司仍然熱衷于高薪招博士?周磊說,其中一個原因是,在申請高新技術企業稱號或項目時,博士學歷員工占比高會成為加分項,對公司形象也有好處。

博士給產業界帶來什么?

香港科技大學教授李澤湘曾在2017年表示,與硅谷相比,粵港澳大灣區內的創新科技企業更多是由草根創辦,而由高校學生、老師將科研成果產業化的學院派創業方式仍然十分缺乏。

放在全國的范圍來看,這一結論或許也能成立,但改變也正在發生,新一代的新銳企業,創始團隊大多有著高學歷背景。

獨角獸企業柔宇科技創始人劉自鴻,獲得了斯坦福大學電子工程博士學位。2018年,柔宇推出了全球首款可折疊屏智能手機。

智能健康管理公司碳云智能聯合創始人王俊是北大一條龍培養的博士,同時擁有生物學和計算機的學術背景。《經濟學人》雜志曾評價這家公司為最具全球潛力的醫療行業顛覆者

經濟學家周其仁曾指出,如果把創新分為原理、技術和產品三個層級,中國更多是自下而上的,從市場需求出發,去整合技術,再尋求理論支持,成就一個產業,但現在已經出現了自上而下的創新路徑。

我們希望像全球的創新強國一樣,兩條路徑都要打通。周其仁說。

深圳微蜂創聯科技有限公司創始人兼CEO姚剛是畢業于香港理工大學的博士,主攻技術方向是移動網絡和基于位置服務,在讀博期間就表現出技術天賦,獲得了幾項國際發明專利,與兩個同學一起創業。

姚剛告訴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偏商業模式的創業,工作經驗、行業資源等很重要,但真正的高技術創業,往往是高學歷創業。

但姚剛同時指出,不能要求博士都去創業,專攻某一技術領域的中小企業更應該成為吸納博士的主體。

上述對201613所高校博士畢業生的問卷調查指出,對一部分人而言,由于工作內容和專業不匹配,博士生教育事實上成了過度教育,博士階段所積累的研究和培養的學術能力并沒有充分轉化到企業當中。要解決博士到企業后無法從事研發工作的問題,就需要進一步提高企業的研發能力和技術創新能力。

這是否意味著應該鼓勵更多的博士進入產業界?

姚剛說,從產業成熟國家的情況來看,高學歷者進入產業界應該是一種趨勢。

中國教育科學研究院研究員儲朝暉則表示,并不是簡單地說鼓勵,而是根據客觀需要,高等教育應該是分層滿足社會需求的,而分層滿足應該通過市場的機制,提升對市場的敏感性,大學真正與社會建立起多邊的關系。

 

來源:

http://www.21jingji.com/2019/8-9/0MMDEzNzlfMTUwMjE0Mw.html

 

 

更多資訊!歡迎掃描下方二維碼關注高校人才網官方微信(微信號:Gaoxiaojob)。

推薦信息
熱點信息
同乐橙